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大鱼人传说 第二十九章:同意(感谢凩轩的200币,书友2017的100币)

发布时间:2019-09-24 15:12:18

大鱼人传说 第二十九章:同意(感谢凩轩的200币,书友2017的100币)

与霍格头领的分析讨论加上自己的观察,赛格道出了这一番对白鱼人的介绍。

话语中无不透露出对白鱼人这名领主级强者的崇拜。

刚听到赛格的开头几句介绍,瑞兹下意识的望向栏栅内,那里囚禁着一头‘海鲜’,绿鱼人很符合赛格的描述。

在听到白色铠甲,背后长着倒刺之后,瑞兹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能够让豺狼人屈服低头的领主级生物,又怎么是能够轻易被自己捕捉的。

“哦,差点忘记说了,白皮大人还有一只宠物,多眼大人。”

“多眼大人和普通的褐树差不多高,身体厚度也和高度差不多,看起来就像一尊小山。”

“它有八条十几米长的触手,能够轻易的夺取他人的生命。”

“多眼大人全身长满眼睛,在它面前,任何人的动作都逃不开它的观测。”

普通的褐树,那至少也有五米高。

听到赛格对多眼的描述,地精们也被多眼巨大的体型震惊到了。

豺狼人虽然贪婪,但很少撒谎,赛格说的多半就是真的。

他们无法想法那名豺狼人口中的白皮大人是如何收复如此巨大的生物成为自己的宠物。

“怎么样,你们只需要前往沙地为白皮大人打造一些特定的铁器,就能够获得强大的白皮大人的一份情谊。”

赛格实在想不出这群地精有什么理由会去拒绝强者的召见。

甚至想着,地精接受了还好,如果地精脑子一抽拒绝了白鱼人,白鱼人暴怒之下要进攻地精领地,豺狼人要不要从旁协助。

“那位白皮大人想要制作什么铁器,不能直接描述出来吗。”

“你们豺狼人和白皮大人是什么关系?”地精族长瑞斯开口了。

赛格摇摇头,“白皮大人想要制作的铁器只有当面才能描述出来,你们派上一名地精铁匠明日跟我们一同前往沙地吧。”

“我们豺狼人与白皮大人是最为友好的朋友关系。”赛格一脸的自豪感。

朋友关系?如果那位白皮大人不傻,绝对不会和豺狼人成为朋友,瑞斯心中嘲笑。

或许有机会。

瑞斯下定了注意,找机会

大鱼人传说  第二十九章:同意(感谢凩轩的200币,书友2017的100币)

,借助这名让豺狼人畏惧的领主级生物,除掉地精一族的桎梏豺狼人,至少要打开如今地精一族食物缺乏的局面。

地精的生命只有短短五十年。

瑞斯今年已经三十,他想要在生命结束之前,亲手将地精一族推向巅峰。

“瑞兹,你去将讯息告知瑞格匠师。”瑞斯对身边的瑞兹开口道。

瑞兹明白了瑞斯的意思,转头走向栏栅深处的地穴入口中。

“瑞斯族长,你答应了?”赛格虽是疑问,却带着确定的语气,因为瑞格匠师,那可是地精一族的第二号人物。

豺狼人的狼牙棒就是瑞格设计出来的。

“嗯,你们可以走了,即使瑞格匠师不来,明天我也会派其他铁匠前往豺狼人山谷,与你们前往沙地。”瑞兹点点头。

赛格挥了挥手里的狼牙棒:“好,明天太阳升起40度角后我们就会出发前往沙地,瑞兹族长请算好时间。”

赛格带着豺狼人战士离开了。

栏栅内的地精们都松了一口气。

瑞斯让全副武装的地精战士们散开,独自来到栏栅内一件最大的木屋里。

瑞斯不喜欢待在昏暗的地穴里,虽然那里安全,但总让瑞斯想到灰暗的老鼠。

他更喜欢待在阳光能穿透的木屋里,环顾四周都是泛出绿意的植被,让他阴暗的心变得稍稍鲜活。

一道人影走进了木屋,是瑞兹。

“族长,瑞格匠师答应了。”

“他明天会带着希瑞一同前往沙地。”

瑞兹的脸上带着几丝犹豫。

“你想说什么,说吧。”瑞斯摆弄着桌上的几枚矿石。

“没什么,只是突然得知一名强大的领主信息,觉得有些不安,而且让瑞格匠师前往外界,会不会出什么意外?”瑞兹开口道。

地精对宝石湖沿岸的信息了解仅限于自家领地的四面。

这还是头一次得知比豺狼人更北面的领主信息。

大多数其他领主或者族群也是如此,大家固守着自己的领地,繁衍生息,对外界或许有好奇却被周边的领主们阻挡住了探索步伐。

要想前进,就会出现惨烈的战斗。

至今没有出现一头能够统一宝石湖的霸主级生物。

“这是一个机会,我们需要派出最好的铁匠展现我们的诚意。”瑞斯开口道。

“什么机会?”瑞兹疑惑道。

瑞斯微微一笑,没有回话,起身走出屋外。

“我去找瑞格谈谈,你去将你刚刚捕捉的那只‘海鲜’处理一下,明天你带着‘海鲜’和瑞格一起出发。”

瑞兹一愣,连难得的海鲜也要送出去,实在是搞不清族长的想法,为什么要这么去讨好一个素未谋面的领主。

说不定,又是和豺狼人一样的凶残生物呢。

不过族长的命令不容违抗。

瑞兹还是紧随着瑞斯走出木屋,来到了不远处的风干笼下。

“瑞兹队长。”看守地精上前行礼。

“嗯,怎么样,这只海鲜。”瑞兹打量着笼子里自己亲手抓来,正在闭眼休息的绿鱼人。

“他很躁动,今天一个下午给他打了七八枚的麻醉箭矢了。”

“刚刚给了它一箭,现在正陷入昏睡中呢。”看守地精如实报告道。

瑞兹点点头,“那直接放下来,杀掉处理一下,明天要将海鲜献给另一位领主。”

“啊?为什么啊?不是说我们自己吃吗?”看守地精一脸懵逼。

“叫你放下来就放下来,别废话。”瑞兹一拍这名看守地精的脑袋。

看守地精讪笑着,急忙跑到栏杆下,拉动铁链,铁笼子被一点点的放了下来。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随着铁笼子的降落,笼子中的绿皮鱼人,眼皮微微动了一动。

第一次中麻醉箭,刀疤绿鱼人昏迷了一个小时。

第二次因为喊叫又中了一箭,昏迷时间却已经缩减为四十分钟。

第三次借由地精小孩的骚扰,刀疤鱼人中了一箭后昏迷时间已经减到了二十分钟。

一整个下午,刀疤鱼人一清醒过来就表现出狂躁的样子,后续又中了四箭一共七箭。

第六箭的时候,刀疤鱼人其实已经能在麻醉状态下只是保持轻微的晕眩。

为了更好的适应这种麻醉毒素,便于行动,刀疤鱼人假装昏迷了一段时间后,又再次中了第七箭。

果然,中了第七箭后的刀疤鱼人,已经感受不到太大的影响。

此时刚刚中了麻醉箭的刀疤鱼人,其实异常清醒。

“砰!”铁笼子被放到地下,在瑞兹的示意下,看守地精拿着钥匙走向笼边。

保山白癜病医院
酒泉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随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看病贵吗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