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重生之都市大魔神 第六十七章 突破

发布时间:2019-09-26 02:56:36

重生之都市大魔神 第六十七章 突破

今夜,夜黑风高。

夜深人静时,易文打坐在天台一块干净木板上,任由狂风吹乱他的头发。

旁边,那柱黑幽草经过这几天的成长,已经成熟。

这么快的成长速度,也让易文吃惊不已,他现在已经确定是绿美人这种奇花的作用。

因为有一个晚上,他没将黑幽草放在绿美人旁边,而是放在另一个地方,结果第二天他去拿黑幽草的时候,黑幽草几乎看不出任何变化。

自此,他对绿美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决定以后一定要去好好研究一番。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的时候,他今夜要做的是利用这株成熟了的黑幽草,突破至聚气初期,用地球武者的级别来说,就是内气初期。

大凡灵花灵草,要让其发挥最大的效用,就是用来炼制成丹药服用。但现在炼丹不现实,根本不具备那个条件,也没有那能力。

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生吞黑幽草,将其硬生生炼化。

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比黑幽草更苦的东西,那绝对是稀罕之物,所以黑幽草又俗称苦幽草,只要一小片放进嘴巴里,足以让人苦出泪来。

因而,几乎很少有人生吞黑幽草,都是练成丹药后服用。

易文别无选择,为了实力,再苦他也得生吞,而且为了更好地吸收其药效,还得嚼烂了再吞下去。

咬着牙,忍着奇苦无比的味道,易文一节一节地将黑幽草塞进嘴巴里,用力地咀嚼。

很苦,哭得他眉头紧皱,鼻子眼睛都挤成了一团,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以他堂堂魔神的意志都如此,可见黑幽草是真的苦得令人发指,普通人根本受不了。

一楼,云曼琳正在睡梦中,突然感到了什么异样,豁然睁眼醒过来。

“好强大的灵气波动,怎么回事?难道有人在这里修炼?”

身为武者的她,对强大的灵气波动自然敏感。

疑惑中,她迅速翻身起床,这大半夜的临时起床,她没有易容,穿好衣服后直接以真容冲出去,飞身掠出别墅,感应力释放开来,感应灵气波动的源头。

“楼顶?”云曼琳豁然抬头望向楼顶,眼里闪过一道精芒。

下一刻,那道倩影化作一道飓风,朝着楼顶呼啸而去。

楼顶,易文舒服地吐出一口气,终于突破成功,成就了聚气初期,此刻他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那力量的快感让他有种想放声长啸的冲动。

可就在这时,他的耳朵一动。

“有人来了?”

果然有人来了,一道风从楼下呼啸而至,一道倩影轻飘飘地落在楼顶。

来人正是云曼琳。

云曼琳落在天台上,锋利的目光扫了周围一圈。

四周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影,不过她却被另一番景象给愣住了。

上次她来天台时,看到了绿美人这种奇异的花草,绿花红叶,可是此刻,所有的花全部枯萎,像是在瞬间被人吸干了精华,变成了干巴巴的残花败叶。

“怎么会这样?”云曼琳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当即朝着某个地方疾闪过去,正是刚才易文打坐的地方。

这里有人坐过的气息。

她迅速俯下身子,手上一晃,手心随即出现一颗夜明珠。珠子的光辉将眼前的黑暗驱散,地上的痕迹清晰地显现出来。

果然是人坐过的痕迹,上面还残留一小片黑色的东西,那是黑幽草的一点残叶。

云曼琳伸出手捡起那点残叶,放在到眼前仔细查看,竟然让她感觉到了一丝很稀薄的灵气。

这么一小点竟然有灵气

重生之都市大魔神  第六十七章 突破

,如果是一大片哪还了得,什么东西?

她好奇心大起的同时,一颗心也激动得跳动起来。

为了确认这是什么宝物,她尝试着放在嘴唇感受一下。

那一瞬间,苦味席卷而来,几乎让她整张嘴麻木。

“呸呸!”

她一个女孩子哪受得了这种苦味,当即本能地将那点叶片吐了出去,这一吐可就糟糕了。

那点玩意本来就小,又是黑色的,这大晚上的,呸到什么地方去根本找不到了,等她反应过来时为时已晚。

“哪去了?”

她急得赶紧去找,可就在这时,后面风声突然袭来。

“谁?”

豁然转身,同时一声大喝,迅猛的一掌朝那道袭击过来影子轰去。

“砰”一声闷响,黑暗中,两只手掌撞击在一起,劲风激荡而起。

“啊!”云曼琳发出一声惊叫,人朝后面飞出去,“轰”一声巨响,狼狈地摔落进那一片花圃里,她手里的夜明珠直接飞下楼顶。

幸亏花圃中的绿美人已经枯萎,否则的话,她就倒霉了。

“内气初期?怎么可能!”云曼琳心中大骇,她可是内气中期的高手,而对方的气息明显只是内气初期。

一个内气中期竟被内气初期轰飞,开什么玩笑,更难以置信的是对方却站在那里纹丝不动,越级而战也没有这么可怕的。

这是什么样的高手?

惊骇中她一个鲤鱼打挺翻跃而起,而对手在这个时候却化作一道残影,瞬间消失在楼道口,连对方的正面都没看到。

“站在!”云曼琳人如闪电,追着那道影子疾射出去。

从楼顶追到楼下,再到这栋别墅前的人工草坪,那道黑影却已消失不见。

“好快的速度?”云曼琳暗自心惊,真是高手。

这高手会是谁?

别墅里住的就三个人,除了她自己外就是林海瑶和易文。

而林海瑶今晚上并不住这里,那么就只有易文了。

易文会是高手?

不可能。

她不是没探查过易文,根本探查不出任何武者的气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跟高手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不过出于女人的谨慎和好奇心,她还是重新闪进小楼,返回三楼,无声无息地来到易文所住房间的窗户前。

以她武者的敏锐听力,里面易文轻微的鼾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易文的鼾声很均匀,很平稳,说明他已经熟睡很久了。这就更加证实了刚才那个高手不可能是易文。

确定易文不是那个高手后,云曼琳小心地下了楼,返回自己的房间。

感觉到云曼琳已经离开,房间内原本熟睡的易文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来,眼睛望向窗户时,一道锋锐的目光闪过。

“原来是云曼琳。”易文皱眉低语。

正因为认出是云曼琳,他才没有继续攻击,而是选择迅速撤离。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住在一楼的小曼竟是云曼琳。

难怪之前感到小曼的气息很熟悉,原来如此啊。

“易容术这么强,连我堂堂战天魔神都看不出破绽,厉害啊!”易文心里不得不暗暗佩服,云曼琳的易容术的确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当然,现在不是去注意她易容术的时候,而是要问:她这样大费周章地化身小曼,自降身份来做自己的下属,意欲何为?

甘肃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甘肃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甘肃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甘肃治疗妇科方法
甘肃治疗妇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