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顾道长生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丹成三转

发布时间:2019-12-04 15:07:24

顾道长生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丹成三转

灵石,是目前蕴含灵气最纯粹,最容易被吸收的一种载体。

凤凰山只有两万颗,一直存在库房里,根本舍不得用。但以现在的情况,必须得拿出来,否则就是浪费材料。

俩人来之前的准备很充分,带了五十块左右,就为了防止意外。

当即,他们开始第三次试验,还是小斋先来,顾玙接续。他下来后,马上手握一块灵石,打坐恢复。

这次明显不同,只觉一股精纯的灵气从石头中散出,柔和且迅速的补充着灵力,比灵酒的效果还要强上几分。

很快,那块石头的微光减弱,直至完全消失,变成了一块灰白色的死石,重量也轻了不少。

“……”

顾玙略感纠结,好像还差那么一丢丢,是继续嗑药,还是自己解决?短暂的思量之后,他果断又拿出一块石头。

管它呢,反正都用了,一步到位最好!

于是乎,他连嗑了两粒,自觉神气充盈,再看小斋那边已是全身轻颤,忙道:“我来!”

“呼……”

小斋立时松了口气,谨慎交接。

而顾玙将神识探出,卷起那块膏状的丹胎,继续揣揉。这个步骤有些熟悉,跟搓香的时候差不多,他试着试着就找到了感觉,隐约能觉出这丹胎何时成形。

不一会,半小时过去。

顾玙忽然心中一动,不再保留,将神识全部放出,仿佛一层透明的空气罩子,把丹胎笼罩其中。

而经过反复炼制的丹胎,终于产生了奇妙的变化,鼎中绿雾一片,看不得真切,然后就听“砰!”

宛如混沌崩裂,生命初始。

随着神炉轻轻一震,一股清新甜凉的药香顺着炉壁开口缓缓溢出。与此同时,里面又有骨碌骨碌的滚动声响,清脆悦耳。

小斋调息完毕,连忙凑过去,扳开塔顶和水海,不禁露出一丝欣喜。只见那悬胎鼎中,好似珍珠卵一样的,整齐堆聚着十二颗绿色丹丸。

她不敢怠慢,取出一只小葫芦,又是戏精附体,喝道:“收!”

丹丸瞬间不见,葫芦却是微微一沉。她塞住封口,先沉淀了半个时辰,才小心翼翼的倒出一颗,托在掌中细瞧。

通体翠碧,比龙眼稍小,晶莹剔透,仿若半透明的绿水晶一般。

“丹出十二颗,算非常好了。”

顾玙也凑近,欢喜道:“祛邪丹是二转丹,说是效果极佳,不过具体怎样,咱们还得试试。”

“半个月,就炼成十二颗白板。”

小斋特有自觉性,以一副收老公工资卡样的凛然姿态,把小葫芦收好,道:“要是九转金丹,怕是得炼到天荒地老了。”

“人家转数高,修为也高,天荒地老不过弹指一瞬。”顾玙笑道。

话说丹药的品级,是按转数定的。材料从固态变成液态,从液态变成气态,从气态变成其他的神奇形态……每改变一次,就叫一转。

炼丹的最高级别,通常到九转,即为九转金丹,服之便可成仙。不过某些典籍上偶有记载,还有一种叫《感气十六转金丹》。

十六转啊,据说吃了就能到天仙。

俩人持怀疑态度,这么牛逼的丹药,肯定是天仙发明的。一个天仙炼的丹丸,能立地造一个同级出来,想想就不靠谱。

甭管怎样,现有了成功经验,他们信心大增,自是趁热打铁。

每炼一炉祛邪丹,起码要五天,还剩四份药材。真应了那句话“山中无日月”,一晃眼二十天就过去了。

第四炉出了十一颗,第五炉出了九颗,第六炉失误,流胎,第七炉还好,出了十三颗。

一共消耗了九颗灵石,得丹四十五,刚好装满一只葫芦。

…………

晨,天师府。

张金通吃过早饭,晃晃悠悠的出了大门,又坐上专车,直奔龙虎山。这是他最近的习惯,每天都得去瞧瞧,虽然总见不着面。

其实他在府中也没闲,顾玙提前把千里传讯术留下,老道就一直在研究。

这个术

,必须要靠符咒施展,明摆着是正一派的路子。符是紫符,作用超牛,自带远程定位,精准打击,不受任何屏蔽干扰。

当然,对方要留下神识印记,这边一发,那边即收。距离长短,以自身修为而定。

哎哟!张金通研究的心痒痒,这东西在古代,或许就是个大陆货,放在现代,却是神乎其神。

“嘎吱!”

不多时,车辆停在正一观的小广场,老道下了车,顺着野径上山。当他来到石洞外居然发现,那两位破天荒的坐在帐篷里吃吃喝喝。

“天师早啊!”小斋一眼瞄到,挥手招呼。

“呵呵,你们今天怎么有闲暇?可是炼丹有成了?”张金通笑问。

“托您的福,初见成效。一个丹方已经完成了,还有一个,我们先调理调理。”

顾玙随手搬过马扎,请他就座。

“……”

张金通抽了抽眼角,撩起道袍,很滑稽的pia在马扎上。他犹豫片刻,问道:“顾居士,你们的丹药,能不能借我瞧瞧?”

“喏!”

小斋不含糊,直接把葫芦扔了过去。老道吓了一跳,跟捧宝贝似的抱在怀里,然后颤巍巍的倒出一颗。

“……这就是灵丹啊,这就是灵丹啊……”

他托着一颗丹丸,痴迷、无奈、惋惜,多种神情揉杂在一起,以至于面部极为怪异。他喃喃自语,浑浊疲惫的眼眸被绿丹一映,竟焕发了几分生气。

看了好半响,他才装好葫芦,递回道:“谢谢二位居士,让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此物。”

他的手悬在半空,小斋没接,忽问:“天师,我看您的身体好像不太好啊?”

“呃,确是。”

张金通一怔,道:“我虽有养气之法,但坐在这个位置,唉,俗务缠身,解脱不得。说好听些,叫积劳成疾;说白了,无非贪恋权势,无心修行。”

他莫名自嘲了一番,显然对外界的抨击诋毁,始终郁结于心。

“呵,你我相识,也算缘分。我们占了您好多便利,只有一个空头许诺,着实过意不去。”

顾玙将葫芦推过,道:“这样,您留下一颗丹丸。这丹有祛邪祛病之效,希望对您有帮助。”

“这,这……”

张金通真的很意外,本想推拒,可又拒绝不了诱惑,终道:“那就谢谢了。”

话落,他重新倒出一粒,瞧瞧二位,又看看丹丸,才带着一丝激动吞了下去。

只有修士用神炉炼成的丹,才能叫灵丹,只有灵丹,才能按转数分级。祛邪丹虽是二转,但也是正儿八经的有品级。

张金通知晓风险,所以才当面试药——谁也不傻。

而那丹丸一入口中,还没等吞咽,就像柔软的棉花糖一样,和着唾液迅速消融。紧跟着,他就觉一股清凉在体内炸开,遂有些承受不住。

顾玙见他面露苦痛,连忙疏导引流。

那凉意在强大的灵气牵引下,游走四肢百脉,各大窍穴。常年疲劳留下的病灶隐患,常年受风言风语导致的心气郁结……都在药性流经之后,一扫而空。

“呼……”

好半天,张金通睁开眼,颇有脱胎换骨之感,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轻松和精神气。他内心翻滚,惊异万分,这祛邪丹竟有如此功效!

顾玙和小斋见其状态,也是出乎意料,不愧是灵丹啊,之前倒是小瞧了。

“二位居士,多谢了!”

那边张金通调整情绪,郑重的深施一礼。

他身为正一领袖,不便做什么承诺,但潜意识里,已把凤凰山当作长期来往的合作对象。

…………

“砰!”

顾玙一时没控制住,鼎内温度失衡,材料炸的四处纷飞,烂成一团。

俩人对视一眼,都很郁闷,已经第四份了,还没有成功。

没办法,炼形益神丹是三转丹。这可不是字面上的提升,操作难度简直翻倍,近乎到了他们的能力极限。

它的炼制方法,简单讲,先从固态到气态,然后变成液态,最后再变成固态。

“别灰心,我们再试一次。”

“嗯,我摸索出一点感觉了,这次肯定能进一步。”

他们并非焦躁颓丧之人,互相鼓励,短暂休息了一会,又开始第五次试验。

小斋先放入材料,随即添加泡炭,泡炭就是将木炭浸在药水里,使其更具燃烧性,瞬间的火势会非常猛烈。

她添好后,比了个手势,然后催动灵气。

炭借火势,火借气助,只见腾的一下,似火山喷发,整尊炉都烤成了红色。周遭三尺内,温度飙升,连空气都微微扭曲。

顾玙一见,忙用神识将药材裹住,形成了一层防护膜,让其感触到高温,又不至于燃烧。

从固态直接到气态,物理学上叫升华;丹学上,这叫飞。光这个步骤,他们就失败了两次。

这次还算顺利,小斋催火,顾玙防护。他操控的恰到好处,药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缩水,精华不断挥发成气,又大量充斥在鼎内。

而鼎中的气体似越来越重,色彩亦浑浊一片。

终于,当俩人要坚持不住时,药材完全消失。小斋撤开手,道:“你再挺会儿,我换炭!”

说着,她拎过一堆青炭,哗啦倒进丹灶。这青炭也是经过特殊处理的,耐性超强,可持续平稳的燃烧。

顾玙眼瞅着火势稍弱,精气缠绕盘旋,劲头一松,竟有些昏睡沉沉。

小斋连忙扶住,问:“怎么样?”

“我,我快不行了,要亲亲才能起来!”

他面色苍白,目光散乱,然后,“唔……唔……你轻点!”

唇舌相交,**搅动,被小斋蹂躏的上气不接下气。好吧,丫忘了,自己的女朋友不是正常人。

先不提他们耍(nue)宝(gou),这坑爹的第一步总算OK了。之后要守护三、四日,等精华全部变为红色,再进行下一步。

亏得有缓冲,不然说死也炼不成。

如此过了四日,鼎内气体自然转变,似一大蓬血雾在里面缓缓浮动,颇有几分慑人。

“降丹!”

“加水!”

顾玙见状,一挥手,从深潭运水,灌入水海。那潭水阴寒,如酒瓮一般的水量瞬间充满,丹鼎温度骤降。

“不行,太冷了!”

“我在添!”

小斋忙着加炭,又让温度回升。

就这样一个控制热度,一个控制冷度,得始终保持一个平衡状态,才能完成降丹。

二人默契协作,不多时,鼎的内壁上渗出道道水痕。那水痕渐渐清晰,汇聚,直至成滴,宛如一颗颗红珠在来回滚动,

这些红珠越来越大,越来越沉,最后附着不住,噼里啪啦掉落底部。很快,就成了一滩暗红色的液体。

降丹顺利搞定,当气体全部化为红汁,剩下便是水磨工夫,像祛邪丹那样,慢慢煮沸成干,再塑丹胎。

俩人都没精力说话了,各坐一边,手握灵石恢复。

如此,又是三日过去。

红汁浓稠变干,即成丹胎。这药材经过两次形态变化,已然阴阳和融,精华满溢。透过厚厚的丹炉,都能感受到那股磅礴药力。

而这味道飘出洞外,又远远传至山林,引得飞禽走兽一阵欢腾。丹还未成,就听外面嘶鸣啼叫,却是引来了一群抢食者。只碍于深潭水洞,才没有贸然闯入。

咝!

二人皆惊,这才是三转丹啊!难怪古书上讲,九转丹成,雷劫天降!

“你收丹,我出去瞧瞧。”

小斋憋的早就想大杀一番,亮出青叶刀,一步跃出洞外。

“吱吱!”

“咝咝!”

“吼!”

外面的空地上,满是蛇雀狐鼠等山中野兽,有的还是天敌,但此刻都诡异的挤在一处。至于帐篷,锅碗,被褥之类,都被踩踏的乱七八糟。

它们本作势欲冲,结果见小斋出来,野兽的本能告诉自身,此人绝不好惹!

可即便这样,它们也无一退后,齐刷刷的注视着洞内。没错,就是注视!一种出于对强大,对生命延续的渴求和愿念。

“……”

小斋看着那些稀奇古怪的眼睛,终究没有动手,而是拎出一个瓦罐,叹道:“也是可怜,去吧,勿要再扰!”

嗖!

她随手扔了出去,那罐子飞过群兽头顶,啪的四分五裂。刹时间,废药残渣裹带的焦香味道弥散开来。

一只狐狸抽了抽鼻子,率先扭头跑去。蛇也反应过来,接着是雀鸟山鼠……一窝蜂的去抢夺瓦罐。

小斋摇摇头,抹身回洞。

“砰!”

只听神炉轻震,顾玙踉跄起身,费劲的拿掉塔顶和水海。而那悬胎鼎内,滴溜溜转着十颗红色丹丸。

炼形益神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