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永生通天道 第一百七十九章 茶楼巧遇

发布时间:2020-01-17 22:32:33

永生通天道 第一百七十九章 茶楼巧遇

开元城里,史安走在大街上。

为了不引人注意,他特意将圆满期的气息压制在了筑基初期的阶段,身上穿着的也是唯一一套散修服装。安安现在已经像一只壮硕的豹子,若放她跟随自己,不被人注意才怪呢。

经不起她的再三恳求,史安答应,等回到猴儿峡附近,就让这个砍川货出来透透气。

和四年半前他最后一次来开元城的状况有点区别,但不同到底在哪里,他有点弄不清。

是比以前萧条了?好像有一点,店铺关张的确实很多,就是还在开张的铺子也是门可罗雀,而且向外迁居的人似乎也多了一些,就在城门口史安就看见了好几个正装满家居用品离城的车队;

是城内居民的情绪普遍不高?好像也有一点,个个面黄肌瘦,但脾气似乎极为糟糕。火药味十足的争吵随处可见,为小嗑小碰之类的小事大打出手的大有人在。

这到底是怎么了?

直到在城中走了很久,他才突然意识到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了。

猫,没错,就是猫,这城里一只猫都没有。

二十多年前,他和元妙子第一次来这里时,猫是不少的。不仅阳光充足的城墙下面有不少流浪猫在晒太阳,就连后来的“方寸阁”里也专门养了两只来捕捉耗子,史安记得非常清楚,那两只猫对旁人非常友善,唯独见到自己就远远跑开。

四年多前来换灵石的时候好像猫就不多了。史安仔细回想半天,确实不多了,至少城墙边已经见不到了,城里三三两两跑着的也没有了,但最后那家兑换灵石的商铺柜台上里还睡着一只小猫。

猫少了,老鼠自然就多起来了。

光天化日之下,街上可以看到的老鼠确实很多,各个硕大肥壮,不少嘴里都还都叼着从各处房屋中或偷或抢来的食物,惹得不少凡人手中的扫帚、木棒纷纷打向它们。

是有些奇怪,史安对此虽是好奇,但也没多想。

成衣店里买了十来套散修服,史安没有放入洞天石,而是丢进了挂在腰间的储物袋,这样做才更像一个普通的散修。

走到西门附近已经快到了傍晚,他抬眼看见了仙客来茶楼。

这里是他与元妙子得知蠕兽兽丹的地方,当年老人家为他的体质问题费心不少,甚至都改变了原有的生活。如今史安已然成为筑基圆满期的修士,元妙子也成为结丹中期长老。

三十多年恍如隔世。

二楼没什么人,史安还是坐在当年那个靠着栏杆的位置,还是点了一壶当年的青苗茶。细细品味之下,茶还是原来的味道,但心境却早已发生改变。

正在惆怅之时,只听楼梯处传来“噔噔噔”上楼的声音,一名伙计带着两名顾客上楼来了。

“怎么是他们?”史安看见来了自己并不想见到的熟人,头一低,将脸隐藏在昏暗中,却将神识不远不近地慢慢跟随他们。

二人也找了个背静的角落坐下,点了几样茶点,便开始了窃窃私语。

“老于,事情打听的怎么样了?”中年汉子轻声问道。

“詹堂主,这将近三十年里,我跑遍了大半个召国,根本找不到那人的师父,也没有那人的踪影。最后我找去了双塔城,在那里又呆了半年,这才有了收获。”姓于的散修吃了口点心,缓缓说道。

“哦?什么样的收获?可是有了那个小子下落的消息?”这个詹堂主正是当年吴洛堡玄武堂的堂主,那个姓于的正是当年方寸阁的于掌柜。

“人是没有找到,可我学会了那个阵法。”于掌柜还是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么说来你倒是可以解决某家的问题喽?你若能尽快帮我修补好护山阵法,某家自会兑现诺言。”

“那就多谢堂主了。”于掌柜拿起了架子说道,“另外关于那小子我也有些眉目了。”

“快说来我听,某家这三十年被那小子害得惨了,虽然还是堂主,可在堡主面前丢尽了脸,他动不动就那当年没有弄好大阵说事,也把不敢和阴魔宗联手的全推到某家身上。你快说,某家必不惜代价捉到他。”

“双塔城有个‘逸之阁’,大掌柜叫史逸之,与原来在我店铺里的那小子名字完全一样,也有和原来我铺子功效完全一样的隐匿阵符的阵法,所以我怀疑这个史逸之就是当年的我铺子里那个妙逸之。”

“这还不简单,捉来问问不就知道了吗?”

“这个还真的不行,因为这人早在十二年前就走得不知所踪。他的阵法手艺倒是都传了下来,也没有刻意隐瞒同行,我这才有机会学到。另外,此人非常神秘,据说与四象观的关系也不错,现任宗主的元春子经常派人关照逸之阁。而且,”于掌柜停顿一下说道:“若此人真的是妙逸之,那就太奇怪了,您想,当时他在我铺子里时还是一个练气二层小辈,而十二年前他离开的时候就已进阶到了筑基初期,中间必有不凡经历。”

“十八年进阶?怎么可能?就是我堡的孙朗,三灵根进阶也用了十六年时间。你别是弄错了吧?”詹堂主不以为意地说道。

“可如果再加上布阵手法也是布排石板,传出来的工具也有当年他用过的石板符具,以及那个隐匿阵法的名称叫做‘方寸阵符’,与我的铺子名一样这三条呢?您还会认为我弄错了吗?”

“这个……”詹堂主沉思片刻道:“这倒是怪事,看来这小子确实有了奇遇。十二年前就是筑基初期,现在也应该到了筑基中期,就算是我也未必能够拿住他,看来找他之事要往后放一放了。好在你学会了这个阵法,尽快帮我堡布下,做好应对之策,也不枉我资助你三十年和费尽心思让你成为内门弟子。”

“怎么,还要去攻打四象观?”于掌柜惊讶地问。

“这倒不是,只是最近几年堡内出了不少事情,反正你也会成为我堡的内门弟子,与你说说也是无妨。吴堡主”他双手抱拳以示恭敬道:“现在年事已高,结婴没有什么指望,身体也越来越差,尤其这几年,可以看到他明显的衰老,怕最多还有个二三十年的寿长。”

“大公子去了阴魔宗历练已经六年半了,二公子也是那年离开的,说是要寻找一个外门弟子,至今也没有回来。作为继承人的两位公子都不在,堡主身体又不太好,让不少长老都动了心思,若不是我的师父洛长老铁腕压制,还不定弄出什么乱子。若是老天眷顾,再有四年工夫大公子就能以结丹修士身份回归,到那时便可回堡归拢众长老辅佐堡主,即便那时堡主身体不行,也可传位于他,这样才可保得我堡的平安稳定。”詹堂主面色凝重地说道。

“所以加固护山大阵是迫在眉睫之事,这是对外的防御;我还希望你能给堡主的府邸加上一套更为牢靠的阵法,这是对内的防御。我找那小子目的不是报仇那么简单,其实如果他能布出保证堡主安全的阵法,所有的恩怨我都可以与他一笔勾销。”

“这个姓詹的还真是个忠心之人,可惜他看错了洛珏的为人,吴洛堡的明天会怎样现在谁也说不清。吴建已经死了,吴唯又找不到,即使找到了,继承了堡主之位,又怎能以筑基身份压制一干长老?我若是能杀掉孙朗,也算多少帮了吴唯一把。”史安暗暗想道。

“原来堡内这么复杂。”于掌柜喃喃道,他本想以找到史安或者学会那个隐匿阵法为条件进入吴洛堡好好修炼,却没想到宗门内的矛盾不比这散修间的少。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是江湖。”詹堂主也喃喃说了这么一句。

气氛有些压抑,于掌柜忙岔开话题,问道:“詹堂主,我回城后发现城里的老鼠怎么这么多,猫却没有一只?”

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正是史安一直想知道的,所以他更加专注地听詹堂主的解释。

阳东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珠海市斗门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福建癫痫病
南通治疗阴道炎医院
珠海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