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545章 542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脸先着地的后果

发布时间:2020-01-16 20:48:15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545章 542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脸先着地的后果

冬天,国王来南方度假。¢cdǐng..¢~cdiǎn¢c小¢c説,..这位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就不在自己的山区一亩三分地待着了,往南挪了几百里地不到,差不多就是从河北省跑到了山东的距离,但是人家就把这个当做过冬了。

没想到刚来没有半个月,天上往下砸了这么个小礼物。

赛博坦没有办法只能保护亚里士多德前往雅典城的王宫官邸——话説雅典搞了那么多年的寡头共和制,但是共和国执政官的官邸富丽堂皇的和特么王宫一样,可是比后世国王的城堡要气派多了。

天上掉下来了个陨石,陨石里的小礼物是个失去了神格的大天使。别的不説,这可比砸下一颗地狱火的级别要高很多!好歹也等于凭空砸了个地狱领主下来!所以伴随着的是希腊多处火山爆发,以及雅典地区的小规模地震。

赛博坦进宫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一群魔物娘东倒西歪的倒在地上了。呃……有的被不稳定的石柱活活砸死了,你看那边那只半人马死相奇惨无比,让赛博坦不禁想起了自己的那匹。至于説其他王宫守卫都被地震闹得东倒西歪,大部分出去镇压城市内的不安气氛和趁火打劫的暴徒了。

老实説,往常富丽堂皇的王宫,现在看来多了几分破败和凄凉。

“哦……?是亚里士多德学士啊,我还以为最先刚来的大臣最起码也应该是一些更加重要的人物呢。”倒是毫不客气的説了一嘴,赛博坦护送亚里士多德来到王宫之后,石头王座上的腓力二世正捂着自己的独眼,很是疲惫的样子:“不过你来了也好。”

独自一人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一旁他的独子亚历山大持剑护卫者他,还有另外几个侍从近卫也站在这里。

不过一切都无所谓了。

“陛下,见到您没有事比什么都好——”

“客套话就免了吧。”腓力二世摆了摆手,道:“你不是什么都知道么?説説看,天上掉下来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城里养了那么多法师,都是没用的吃干饭的家伙么?我们城内的结界竟然被突破了?还如此的轻而易举!?”

“我觉得并不是这样的……不过陛下真的想要问。”亚里士多德眼神一飘,瞬间锁定了觉得大事不妙的赛博坦:“您可以问问他。”

“……这…是谁?”老实説一进门就发现赛博坦了,不过还真来得及问。↖dǐng..↖diǎn↖小↖説,..毕竟作为一个人,卖相上赛博坦已经算是很优秀的了,拉出去卖了肯定每斤几万枚金币是有的。所以“上人见喜”之下,国王对赛博坦瞬间有了几分第一印象的高分:“你的新学生?”

“我倒是很想要这么一个学生——陛下,他便是数月之前的那位赛博坦?地狱咆哮?布尔凯索。”

“……你先等等,我记得他……身高对不上啊?发色和眼瞳的颜色倒是……”这个时候倒是这位眉目朗星却行为有些粗狂的亚历山大王子不解了。

“嗯,成长期吧?”亚里士多德看了看赛博坦,心里也有些没底。

“这成长期快了diǎn吧?”亚历山大摸着自己的下巴,似乎有些不爽但是也不再説话了。

“别打岔。”腓力二世制止了自己的儿子:“成长期快可能是种族问题,哥布林几个月也能长这么高。”

问题是世界上没有这么优秀的哥布林,而且对方是一夜之间张成这么大个的,完全不魔法啊——亚里士多德心中默默无语。

“你刚刚説……他知道天上掉下来的是什么?”

“是的——据他説,是个神陨了的神格。”亚里士多德淡淡的説道。

“嗯……嗯?!”很明显这两声“嗯”的意义不同,不过王者现在心情肯定不死很好。嘴角“啧”了一声后,不屑一顾的一扭头“我知道了,你们两个可以退下了——接下来果然还是我的工作。来人!来人!整备军队,我们去城外!”

很明显人家没瞧得起自己,也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不过亚里士多德却紧拉了赛博坦的手一下,拽着对方离开了王宫。

临离开王宫那一刻,亚里士多德都没有撒开拽住赛博坦的手。出了门他却长嘘了一口气,道:“那么赛博坦大人,我们就这样告别吧,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请务必再来希腊看我。”

“……诶?”

“腓力二世大人虽然表面上很注重学者,但其实他并不是很在意我们究竟能做什么。”亚里士多德叹息了一声,抚摸着自己的络腮胡子:“他现在已经把你和江湖骗子划伤等好了,你在他面前已经没有了多大的利用价值。如果你想跑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如果不是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个机会让你重返政坛,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回心转意?”

诶呀?这老头知道的真不少嘿?不过这么能揣摩人心,怎么就不好好想想自己的未来?

——风劲扯呼——

赛博坦当然是要赶紧跑!虽然不怂,但是也必须赶紧跑了。

因为就连他都能感觉到城外不是很对劲,一些奇奇怪怪的感觉正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的气势涌来。这种感觉就好像明明知道高考又要来了,自己又要去地下室批改卷子了。如此熟悉却又如此不爽,这就是改变不了而必须接受的生活——或者叫做弓虽女干更为合适一些。

但是没等他跑出城去,城外就已经很明显有事情来了。

“瘟疫!瘟疫!——天灾来啦!”

这叫一个耳熟,就好像又闻到了春天的芳香。又听到了鸟儿的啼叫,又在胡同口听见了“磨剪子戗菜刀”的吆喝。

赛博坦没等被马牵着出门,就听见城市里一阵如同恐慌般的声音。挨家挨户纷纷开始各自关闭门窗,妇女出动开始用木板钉死窗户,孩子尽职尽责的哭闹着连成一片慌乱的场景,男人们纷纷拿出了自己吃奶得劲去购买粮食或者找茬打架。总而言之,城市陷入了巨大的混乱之中。

“卧槽,我这辈子跟天灾有缘么?瘟疫总是这么来?”赛博坦当时就不爽到了极diǎn,因为他也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瘟疫一旦和【天灾】这个词一起用,就铁定了是丧尸潮出现了。但问题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出现了丧尸潮?

“主人,有我带着您跑!”

一直以来丽莉都感觉事情不是很对劲,连发情期都过去了一次了。对方就是没碰过自己一根手指头,莫非对方不行?没看出来,身为半人马没有人类那么矫情。反正丽莉觉得不论是公的,还是雌的感觉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雄性比雌**望多,雌性比雄性温文尔雅——这不是胡説八道么,雌性比雄性***欲发达才对,否则的话物种怎么延续?

所以丽莉认为自己这边一头热是不可能的,大家都很年轻都很健康所以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这匹半人马拥有人类的上半身,却用普通马匹的方式用脖子磨蹭这赛博坦的脸。如果是普通的马匹就算了,这个罩杯都到g的算什么事?哺乳类动物的进化啊?

“嗯,你可比那边的两个强多了。”赛博坦苦笑着拍了拍丽莉的脖子,对方再这么蹭自己可就真的要走向兽x的不归路了。不过仔细想想魔物娘的话自己家里也不少,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不过他若有若无的讽刺了一下丽娜?因巴斯和莱维的事情可不能这么结束。

“你啥意思?”莱维不爽的用剑指着赛博坦,那把看上去上百斤的巨剑在人家手里也是很轻松的“灰”来“灰”去。

“没什么意思——”赛博坦摇摇头,继续拍着了丽莉的脖子:“有空的话跟人家学学帮我分分忧——”

“你的意思是説你喜欢女人在你身上蹭来蹭去?”丽娜?因巴斯抓住了对方説话的漏洞,当即哼了一声:“有些人真的把自己当主角了?”

“我就是主角,我就是我人生的唯一主角,没人能改变的了。”赛博坦倒也硬气,对于这种事情他毫不回避:“人家是魔物娘,有本事你也改变一下血统试试看。人家用脖子蹭人是种族天性,有本事你也找墙角上厕所,我就当你是狗头人!”

“……主人,你这有diǎn侮辱人的感觉……”

“别在意,他説话一向这样——问题是你们闹够了没有?”吉尔伽美什这个时候眉间一挑,小闪闪叹息着説道:“哥哥、姐姐们都这样不争气的话,做小孩子的也会觉得不舒服和没找落吧?甚至我觉得面子上很过不去啊?——那么不好意思了我只能代劳你们应该做的事情:请问,你们究竟现在想怎么样?”

“跑——是跑不出去了。”赛博坦真的很想走,这些事情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希腊未来要经历六次大型瘟疫,小的零零碎碎的不知要经历多少次。尤其这年代盔甲锻造不吃香,圣光这种专门对付亡灵的东西又没在魔物中普及。结果肯定是死伤惨重——

不过这就是人类前进的进城,也没有别的办法,有本事就一步跨到宇宙时代咱们星际争霸。

不过现在情况不允许他置身事外。

“要么就只能去看看天上掉下来的究竟是林妹妹还是其他什么东西了。”赛博坦啧了一声,道:“不过……就算是瘟疫和天灾来了,为啥这么慌张?连士兵都溃败了,不太应该吧?”

似乎就好像是回答赛博坦的话一样,城外传来一阵嘹亮的恐慌喊叫声。

“王!王死了!王死了!——腓力王死了!”

宁夏吴忠市人民医院
怀仁县人民医院
承德治癫痫病费用
衡水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天津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